图片 3

黑双肩包安检时最易拿错 北京西站今年已找回错拿行李超400件

黑色双肩包最易拿错 情绪急旅客纠纷多 铁警老赵巡逻每天至少走1.5万步

图片 1

我的铁警岁月

西站铁警去年查获300余在逃人员

12月28日,北京西站派出所民警制作了最容易错拿的黑色双肩包挂图,请旅客“找不同”,以此科普安全小常识。
庞贺雷 摄

—-一个辞职铁路警察的反思

图片 2

中新网北京12月28日电要说旅客赶火车的时候最怕遇到什么?估计就是行李漏拿、错拿了。2018年间,北京西站派出所共为旅客找回拿错的行李物品415件,价值154万余元,其中拿错最多的是黑色双肩背包,占比达到九成。28日,记者从北京铁警获悉上述消息。

2011年我大学毕业,参加国考公务员,成为了一名铁路警察。8月分正式到S铁路公安处报道,当天被分配到Z市火车站派出所。作为一名基层车站执勤铁警,一年后辞去公职。其中感慨颇多,一直想着离职后写篇文章反思自己的铁警生涯以及辞职缘由,想的是离开这个体制才能看得清。没想到辞职后各种为生活奔波,一耽搁就是五年时间。今天,在17年,还是决定完成自己的总结,也算是祭奠一下逝去的铁警岁月吧。

赵志钢和同事正在进行巡逻检查摄影/本报记者 杨益

据北京西站派出所治刑队队长杜军介绍,警方在帮助旅客查找拿错的行李物品时发现,拿错的行李物品数黑色双肩背包最多,往往都是安检过后才发现拿错了。火车站在春运期间人流量大,携带背包品牌相同,形状、颜色相近的旅客很多,稍不注意就会出现拿错现象。

记得我们五个人刚分到所里的时候,因为都是应届毕业生,工作热情很高,对生活也充满了美好的期待。所里的领导也很热情,带着我们参观所辖车站以及货场、还有沿线的几个巡线站点。印象比较深的是一个干了一辈子铁路警察工作的老巡线员,一个人驻扎在离城十几公里的站点,那个车站没有客运,属于铁路部门的备用站检修站,他的工作和生活都在两间平房里解决。他给我们几个新警讲解自己的工作生活:每天沿着铁路巡线一次,还要修补破损的沿路防护网(关于这种现象我随后再详谈),做饭是自己做,每个月有几天休息时间。所长带我们参观完后说让我们放心,年轻民警不会被分到巡线岗位,因为耐不住寂寞。那都是老民警退休前过度的,工作单调但是活不累,何况,客运站任务挺重的,还等着我们几个新警赶紧补充上去呢。晚上所长教导员等人为我们设了酒场,大家觥筹交错喝的尽兴,我们几个新警也是使劲表现,都喝大了。因为我们都是外地人,住宿就暂时安排在所里集体宿舍。歇了一天买生活用品收拾东西办各种卡,我们就开始正式上班了。

在北京铁路公安处西站派出所执勤三大队大队长赵志钢的微信步数统计里,每天都有1.5万多步,而在暑运、春运时,他最多要走到三万步。

图片 312月28日,北京西站派出所民警为背黑色双肩包的旅客系上个性小标识,以防在通过安检或乘车过程中出现错拿情况。
庞贺雷 摄

铁路车站派出所不同于地方派出所,地方派出所是辖区大民警少辅警多;铁路派出所辖区不大,我们所只管一个大客运站和几个小站,但是正式民警很多(有六七十人),辅警很少(一个班组只配一个辅警),干活主要靠自己。这也是铁路公安独特的一点,因为正式警的工资全国都是铁道部发(那时铁道部还没撤,后来改为铁路总公司,但是铁警的人事财政还是由总公司代管,又是一个独特的存在),对各铁路处派出所来说正式警多多益善,辅警只能自己雇佣,要花经费,大家都不愿意花钱雇。我们所除了刑警队、货运站、巡线员和后勤人员之外,分为三个执勤班组,每队七人,三班倒24小时在客运站执勤(一个白班8点到18点;一个夜班18点到8点,然后休息一天如此往复不分节假日),每队有一带班领导。

巡逻

11月30日17时许,旅客程先生匆忙来到北京西站二楼警务工作站报警,称在北广场售票厅过安检时,自己的一个黑色双肩背包被别人拿走了,现场遗留的不是自己的包。据了解,程先生的包里是一些衣物和食品,而现场遗留的另一个背包里是一些女士的衣物。接警后,北京西站派出所值勤三队指导员丁洁立即带领程先生赶到北售票厅查找,但没有找到。

刚开始上班,领导没有把我们分下去,因为我们刚来工作不熟,承担不了执勤班组的任务。于是让我们五个人换班在进站口—-刷身份证。所谓刷身份证,就是在进站安检口,要求过往旅客出示身份证,在一个手持读卡机读取,与全国网上逃犯数据库比对在逃人员。看似简单没啥,但过了这么多年回想起来,这是我干过的最无聊最磨嘴皮的工作。为啥?听我给你一一道来:

7天找回300余件遗失物

随后,警方通过调取现场监控录像,发现一名中年女旅客和程先生一起安检的,在程先生之前从传送带上拿起了一个相似的黑色背包,丁洁觉得该女士拿错的机会最大。就在民警开展工作查找该女士时,警务工作站又接到旅客张女士报警,称拿错包,自己包不见了。通过观看现场录像,原来拿走程先生包的女士正是张女士。张女士在录像中发现自己安检后都没看传送带,随手拿起一个黑色双肩背包就走,这才导致了一场虚惊。因为发现及时,两名旅客都没有耽误乘车。

11年时购火车票还不是实名制,随便买,进站也不需要出示身份证,都挺方便。铁路警察除了维护好车站里的秩序,就是打打票贩黄牛。在车站那地方,偶尔有个小偷小摸,旅客纠纷,刑事案件极少(绝大多数案件类型,铁警一生都碰不上,因此办案能力也不高),其实这种天下太平也挺好,但出不了什么成绩。于是各级领导就把抓捕逃犯作为表功出成绩的突破口,对追逃任务很是看中。火车站是一个人口流动极大的地方,我们车站每日四五万人的客流,节假日春运可以到将近十万(Z市是东部发达地区,工厂多打工的也多)天然适合搜寻逃犯。于是查验旅客身份证就是日常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但你用脚想想都明白,逃犯傻啊拿自己身份证让你一查就抓了。偶尔能查出来是逃犯的,都是本人不知道自己被上网追逃了,这就是瞎猫碰到死耗子撞运气。比如有一个人被我们抓住后,很诧异,给他看了追逃信息,他以为案子都完了。他之前参与过聚众斗殴,后来因为事不大被当地公安机关办了取保候审,过了几个月他以为没事了就外出来此打工。各位看官你想想,这样的情况能有几个?因此我们追逃的效率很低,我们五个人刷了一个月身份证,只抓到过一个网逃。

1月26日,赵志钢带着两名辅警照例在北京西站内巡视。走到一间候车室时,3名年轻的小伙子在长椅上睡着了,手机就放在一旁。赵志钢上前拍醒他们,提醒其注意保管好个人财物。

据北京西站派出所统计,2018年北京西站派出所民警共帮助旅客找回拿错的行李物品415件、价值154万余元,其中行李物品中的现金80余万元。通过分析,拿错的行李物品90%以上都是黑色双肩背包。特别是春运期间,这种现象尤为突出。以2018年春运为例,40天里共帮助旅客找回拿错的黑色双肩背包137个,占全年查找总数的三成以上。

为什么这个任务是最无聊的?你设想一下:你站在进站口,对面而来的是急匆匆的旅客,每一次查验身份证,你需要对旅客说相同的一句话“你好,请出示身份证”。这句一天说三百次是什么感觉?每天都说三百次连着说上一个月又是什么感觉?说了一个月又一个逃犯都没查出来又是什么感受???没有这样经历的人是无法想象的。更何况,你不可能仅仅只说这一句话就OK了,你面对的是天南海北各个阶层的人!各式各样的情况都有,有时让你真是欲哭无泪。

“我每天工作面对最多的就是旅客丢失了自己的行李、物品。”赵志钢向北京青年报记者说道,“很多旅客行李一多,一些小包就很容易在安检之后忘了拿。”赵志钢说,除了小包,旅客间最易拿错的就是黑色双肩包。

随着元旦临近,北京西站派出所特别在候车大厅展出了最容易错拿的黑色双肩包挂图,邀请过往旅客“找不同”,以此帮助民众了解一些安全小常识。北京铁警提醒旅客:出行前打好提前量,尽量早出门,避免匆忙赶车安检时拿错行李物品;可在背包上系挂一个自己喜欢的装饰物作为个性小标识,以防拿错;发现拿错了行李物品后不要慌张,第一时间向车站工作人员或民警寻求帮助,他们会尽力帮您寻找。

Part1:“你好,请出示身份证”“凭啥?”(这种情况最多)···然后你各种解释,我们是警察,你进入车站我们就有权查你的身份证云云···“那你为啥不查别人的身份证查我的?”(车站入站口人这么多能查的过来吗?我们只能挑着捡着查,一般查青年男性,女人小孩老人不太查,而男青年又是最难说话的群体)于是我又给他解释这是随机抽查云云···碰到一个这样的人,不谈个三五分钟拿不下来。

曾有一名外地旅客带着父母来京看病后,准备从北京西站离京。过完安检,儿子发现父亲背着的黑色双肩包不对劲,打开背包一看,发现里面的物品都不是自己的,原本自己装着1.8万元现金的黑色双肩包不知所踪。

Part2:“你好,请出示身份证”“没带”“身份证号码?”“记不住。”碰到这种情况,你只能带着他到值班室核查身份。尤其是很多文化素质低的人,半天说不清自己个人信息。刚开始以为这种人里网逃多,后来发现还是自己太年轻。那些中年打工的,倒是很配合你工作,但是一口地道方言口齿不清,有的甚至自己名字都不会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