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京师CBD白领订购多量盒装饭菜均源于黑加工点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厨房内的工作人员都没有佩戴口罩,一位掌勺的师傅将锅里炒菜的勺子放到嘴边,正在尝菜品的味道。

近日,本报接到市民举报,称在朝阳区呼家楼一带的胡同内,暗藏着多家快餐加工黑窝点。记者调查发现,黑窝点所瞄准的消费群体,均是CBD周边高档写字楼内的上班族。而令这些消费者没有想到的是,他们所吃盒饭的加工地绝大部分是无证经营、室内外环境极不卫生。记者向卫生监督部门举报后,执法人员到现场查实了上述情况,并逐一要求这些黑加工点停业。无证经营的快餐加工点内设施简陋,卫生条件极差。
本报实习记者杨天啸摄 快餐加工点脏乱差
根据市民提供的线索,记者近日来到呼家楼南里19号楼附近调查。该楼西侧的空地上,3间小砖房并排而建,每家窗户都伸出一个粗烟囱,门前都停放着送餐的自行车和电动车。中午时分,房内油烟四起,送餐的伙计不断进进出出。
记者以找人为名推开其中一间房的大门,只见室内地板上污水横流,残渣剩饭撒得到处都是,墙壁被烟熏得乌黑,窗台、炉灶上满是灰尘和油垢。由于室内狭小,一些装好的盒饭直接放在床铺上。为了保温,老板将满是污渍的床褥蒙在饭盒上。
老板介绍,店里是做快餐外卖生意的,每天中午11点到下午1点集中向CBD周边的高档写字楼送快餐,包括盖饭、套餐以及炒菜等。
连日来,记者根据外出送餐伙计的行踪,在呼家楼地带的化石营2号院、新街大院的胡同内等地,共发现近10家送快餐加工点。它们多是紧挨楼房的砖砌小窝棚,室内外脏乱不堪,饮食卫生难以得到保障。
无证无照自由经营
记者以钟点工身份在呼家楼南里一家快餐加工点务工。老板告诉记者,去年8月他来到北京,考察近2个月后发现,CBD周边高档写字楼林立,在此上班的白领阶层有十几万人。据他估计,每天就餐订外卖的有数千人,“要是做好这个群体的生意,不怕没钱赚”。从开店那天开始,老板“专供”的消费群体便是写字楼内的上班族。每隔一段时间,他就会派伙计到写字楼周围散发订餐宣传单。
当记者提及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健康证等餐饮业必需的相关证照时,老板显得极为警惕并多次绕开话题。多次聊天闲谈后,老板放松警惕并向记者坦言,他并没有办理相关证照,“办了证就要走向正轨,比如得交税,交税后成本就要增加”。此外,他们这里面积还不到50平方米,也申请不到营业执照。
“民不举官不究”,已经营快餐加工生意4个月的老板并不担忧被查的问题,他称“开店以来就没有出过问题”。为了避免招事,老板还总结出两条心得,一是不在店门处悬挂招牌,二是不在外卖单上注明餐馆地址。
在记者走访的近10家黑窝点中,除了脏乱差之外,上述两点也是它们共有的特征。
低投高产渐成气候
据另一家快餐加工点老板介绍,折合人力物力各种耗费后,他家每天的成本投入在200元左右,而他的一个固定的“大单”客户每天就能订走200元左右的快餐,其余送出的30到50份快餐就是纯收入。
一家快餐加工点的钟点工告诉记者,他平均每天要向写字楼送数百元左右的快餐,他的老板目前雇用了8名他这样的钟点工,“老板每天至少可收入1000元”。
市场需求渐大,快餐加工点的数量也迅速增长。据光华东里的一处快餐加工点老板介绍,3年前CBD周边地带送快餐的店很少。他是开店开得最早的一批,“原来生意挺火,近两年做这行的越来越多,竞争激烈了,但好在毕竟客户更多”。记者了解到,各快餐加工点为了拉拢生意想尽办法,比如送餐时配送水果或饮料,而且每天品种不一。
迎合白领用餐需求
CBD管委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区域共有78个写字楼项目,有15万到18万人在此上班。当初此处规划时将25%的空间留给了餐饮等商务配套项目,每栋写字楼内都有食堂或供上班族用餐的地方。
连日来,记者走访中发现,CBD周边的快餐店并不多,现有快餐店每餐供应量对比庞大的就餐群体来说微乎其微。
据多名写字楼内的工作人员反映,写字楼的食堂很难一时供应太多的人就餐,“每天工作繁重,要是把时间花在排队就餐上太不值了”。此外,写字楼内的餐饮以及正规的快餐店价格普遍较高。“见有外卖很实惠,而且能准时给送到单位,就订餐了。”多数上班族如此表示,至于所订的快餐是否出自正规加工点以及是否卫生,他们当初并未多加考虑。
有关部门检查整顿
18日上午,记者将连日来了解到的情况通报给朝阳区卫生监督所呼家楼站。当天下午2点左右,记者随同执法人员先后来到呼家楼南里、化石营2号院以及新街大院,对7家藏身胡同深处的快餐加工点进行检查。
在这些加工点内,记者见到各式各样的订餐宣传单,上面写着“远航”、“小土豆”、“鑫百味”、“迎香”等“店名”。单子下方,均只注明订餐电话,但无从查询地址。
朝阳区卫生监督所呼家楼站周站长表示,检查过程中,快餐加工点内均无人能够提供相关证照,目前已对他们下发停止营业的通知。如果他们继续经营,监督所会联合工商、城管等部门联合执法,对违法违规的无证黑窝点予以取缔。
相关新闻推荐: 春节买酒谨防“真瓶假酒” 臭水泡出的豆腐=臭豆腐?
惊!大超市售黑作坊产的病死猪腊肉 人造鸡蛋流入市场 长期食用毒害脑神经
部分死鱼熏成腊鱼流入市场 黑心老板用火碱加工熟肉 黑作坊无证加工“黑”瓜子

暗访

图片 1

这些送餐广告虽然一般没有餐馆地址,但饭菜便宜,因此颇受上班族们欢迎。至于好吃与否,这些上班族表示,也就是随便吃点填饱肚子。至于这些盒饭的制作环境,他们表示,“懒得去管,吃不坏肚子就行了。”

为了不惊动对方,北青报记者在距离光明外语学校300多米的西侧路边进行守候,并对“粤L*****”客车进行了跟踪,发现其送餐的地点不但有光明外语学校蒲黄榆校区,还有位于丰台光彩路慧时欣小区3号楼底商的光明外语学校。送餐后该车回到位于朝阳区吕家营的富民服装厂。

12月2日上午10点多,记者以将台市场一名工作人员的名义再次拨打“香侬”的订餐电话,订了一份农家小炒肉和米饭,共15元。直到11点40分,洗菜老汉才将饭送来,他骑了一辆电动三轮车,盒饭装在泡沫箱里。记者打开盒饭发现,这份农家小炒肉有一层厚厚的、黄色的油,而且肉量很小。

刘女士曾看过有关北京中小学学生营养餐的报道,知道按照相关要求,供餐企业应配备使用具有保温设施的专用封闭车辆配送,每次运输食品前后必须进行清洗消毒,保持清洁卫生。她认为供餐企业使用小客车送学生营养餐明显违规。

“黑盒饭”菜价便宜最高16元

非法加工点藏身服装厂 日产盒饭近千份 目前已被取缔

记者以订餐的名义拨打了广告上的订餐电话,一位女子称,他们已经干了有几年,盒饭都是送往附近的电子城产业园等写字楼。

在厨房的一面墙上,挂着一溜红色大牌子,牌子下贴着一排打印好的字条,上面写着“亦庄”、“华威桥”、“广渠路”等字样,对应这些字条的地面上,则放置了多个大塑料箱,有的箱子里已经放满了盛好的盒饭。

为何“黑盒饭”如此之多,而且屡禁不止呢?

在厨房门外,一位搬运餐盒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工厂早已无人上班,食堂的主要任务就是生产盒饭,每天生产近千盒,卖给学校和写字楼。

“黑盒饭”为何屡禁不止?

时值上午10点,厨房内正是一派忙碌的炒菜做饭景象。灶台周围的地面上遍布污水,切好的西红柿装在一个个塑料箱子内,放在厨师脚边,没有盖子。已经炒好的菜肴则盛在一个个方形的金属容器内,同样敞开放着。

追踪

送往学校等地 一次四五百份

随后,老汉又骑着三轮车,将剩余的盒饭送到了宝蓝星科大厦写字楼,在打了一个电话后将盒饭送上了楼。

图片 2

昨天上午,将台城管队联合食药监、工商等部门,将“黑窝点”取缔。现场除了记者见到的3人,还多了一名老妇。据调查,该窝点没有餐饮许可证,4人也都没有健康证。据老汉介绍,他今年60多岁,山东人。老妇是他老伴,中年男子和怀孕女子是他的儿子和儿媳,他们来北京打工,由于年龄偏大,找不到工作,儿子儿媳也很难找到稳定的工作,因此,一家人就干起了制售盒饭的买卖。

北青报记者乘机进入厂区内部,距大门20米处是一幢米黄色的二层小楼,楼前停了四辆外地牌照的面包车,两辆河北牌照,一辆山东牌照,还有一辆就是出现在光明外语学校楼下的“粤L*****”东风汽车。

怀孕女子称,他们做盒饭的菜和肉都是从正规菜市场买来的,“从没吃出过问题”。但当执法人员要求其提供购货票据时,她又称,这些票据早丢了。

北青报记者围着二层楼走了一圈,在后门看到食堂工作人员正将厨余垃圾倒在门口的垃圾堆上,而大门里面正是后厨炒菜做饭的工作间,工作间的门正对着两米外的一个无门厕所。

当天上午11时许,记者在将台乡洼子村的一个平房内找到了这个“黑盒饭”窝点,房内约有20多平方米,一名中年男子负责炒菜,一名老汉洗菜,一怀孕女子负责接电话,并分装已经做好的盒饭。屋内的设施基本都是由木板简单搭成,锅灶靠近的墙上一层黑色油污,锅灶上方的抽油烟机上除了油污,还粘着厚厚的灰尘。另外,不管是盛生菜或熟菜的塑料筐和铁盒,周边都布满了黑色油污甚至部分菜盆直接放在已经洗好的菜上摞着,地面上也到处是烂菜叶和湿泥;还有一些用大塑料桶盛放的油、醋等调料都没有遮盖,冰箱内,生肉、生菜和半熟的肉也都混放在一起。

在与后厨相邻的另一间屋子,两位大妈不戴口罩也没有手套,正将金属容器里的菜依次舀到一次性的塑料餐盒里,装满菜后再把餐盒整齐地放到箱子里,箱子正是记者在食堂大门口看到往车上搬运的箱子。

早在2009年,在八王坟附近的一个胡同内,高碑店城管等部门,取缔了多家制作盒饭的黑窝点,这些“黑盒饭”窝点的送餐对象,都是建外SOHO、SOHO现代城等附近高档写字楼的上班族。时隔一年,这些“黑盒饭”死灰复燃,生意仍然如火如荼,执法人员进行了再一次取缔。

相关文章